public 安徽马鞍山-江南蔡氏经方医馆-蔡文举 蔡长福

info

view_module安徽马鞍山-江南蔡氏经方医馆-蔡文举 蔡长福

安徽马鞍山:【江南蔡氏经方医馆】

【坐诊医生】:蔡文举 蔡长福

医馆地址:安徽马鞍山市湖西中路马钢花园一村大门口 

预约电话:0555-8321966,156-5553-6866,139-5606-2073

微信公众号:仲师之徒蔡长福


蔡老说:“伤寒,深,深不可测;浅,就在皮毛。”“不要经常洗澡,尤其是锻炼时、体力劳动出大汗以后,千万不能受凉!”“吃药不如吃饭,吃饭不如练功,练功没有夫妻禁房好,尤其是夫妻同房后大汗淋漓,再洗个澡一冷一凉,风寒就趁虚而入!”旁边的弟子介绍说:有一位哮喘病患者,患病好几十年了,严重影响生活,不能够正常上班。师父给开了3副药,不到15天,患者的哮喘就明显好转,可以出去游山玩水了。那天患者很高兴的去爬了山,感觉很好,这在以往是奢侈的,不可能的事,谁知道爬了山以后,本身身体就虚了,又出了大汗,回到旅游大巴上的时候,觉得车上的冷空调很舒服,就对着空调口吹了一会,哮喘又发作了,患者来找师父时,自己坦白说:你的药效果很好,是我没有听你的话啊。

经方不乏传人,芜湖的江厚万先生就是一位。他善于思考,更勇于实践。他不仅对中医方**有深入地研究,转入经方医学以后,更显示出大胆谨慎泼辣细致的用药风格。鄙人自幼爱好中医,后阴差阳错却学了English,成了一个只懂ABC的人,现转发江教授发表在医学专家博客上的几个案例,以供大家鉴赏和应用。 3.1 苓桂术甘汤加味治痰饮证(肺心病) 男患查××,56岁,安徽怀宁人,农民。1974年正月初三邀诊。慢性咳喘5年,加重2月,躺卧床上,不能下地,喘息胸闷、心悸不适,脉结代,舌紫绀。听诊两肺满布干湿罗音、痰鸣者,心律120次/分,律不整。拟诊痰饮证(肺心病),予苓桂术甘汤加蒲公英、鱼腥草治疗,3剂。3天后,病人竟拄拐步行2华里来诊,众皆叹为奇,再处7剂。因寒假结束我返校(上海),嘱其如无新的变化,可按原方巩固治疗2周。经随访,服药后病情较稳定,3年后病故。(当时我并无经方的概念,只是在课本上学到了一句经典:“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又记得老师曾说过,蒲公英就是青霉素,鱼腥草等于链霉素。) 3.2 金匮肾气丸治水肿证(肺心病) 男患江××,68岁,安徽怀宁人,兽医。1975年7月18日来诊,吸烟史30年,慢性咳喘20年,近半年胸闷、气短,双下肢浮肿,按之深陷没指,畏寒渐剧,泡沫痰盈盆。拟诊水肿证(水气证,肺心病),予金匮肾气丸原方剂量5剂,水肿大减,喘平痰少,仍以原方出入续服1月,后以丸剂长年小量服用,10年后病故。 3.3 犀角地黄汤加味治Still病 女患刘××,36岁,芜湖市人,工人。1992年正月初四来诊,2月前因高热不退达2周,安徽省立医院诊为Still病(变应性亚败血症),高热退后残留低热缠绵,全身关节疼痛,肌肤紧束不适,先上肢后下肢皮肤出现红疹,点片状,淡红色。拟诊热毒内伤血络证,予犀角地黄汤加地骨皮、银花、连翘(水牛角代替犀角)7剂,热清,疹自上至下渐退,原方出入30剂,诸症悉除。 3.4 大承气汤治胃结石性肠梗阻 男患马××,62岁,安徽当涂人,农民。2003年12月20日诊,便秘、腹胀、腹痛伴呕吐12天,当地县医院X线片示肠道大量气体伴液平征,拟诊肠梗阻准备手术治疗。患者拒绝而求诊于我,“胃家实”证据,大承气汤原方一剂,2小时后解出鹅卵大结石一枚,掷地有声,粪水四溅(沟渠型公用厕所),痛苦顿释。追询病因,原来当地盛产柿子,患者连食10多枚而形成胃结石。 3.5 赤芍承气汤治肝硬化、肝癌并发肝脑 男患杨××,46岁,芜湖市人,工人。2006年7月3日诊。半年前因腹胀、纳减、尿黄住本市第一人民医院,确诊为乙肝后肝硬化、肝癌,因经济困难,自动出院。2周来腹胀渐重,大便不解,饮食锐减,近3天情绪烦躁,多语不寐,踉跄入诊室,问诊数分钟,忽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眼神凝滞,时而喜笑,时而抓人。证属阳明腑实,浊气攻脑(肝性脑病),急以承气辈攻之,增量小承气(生大黄80克)加赤芍200克、生地50克,3剂,解便盈(便)盆,神清气爽,饮食如常,2周后又作,始如前,后出现大小便失禁(肝昏迷),乃先输液抗肝昏,1天后神志清醒,仍守前法治疗,1周出院。至今已3年,一般情况尚好,但肿瘤压迫脊髓引起瘫痪。 3.6 四妙蒲鱼汤治前列腺炎 男患伍××,44岁,芜湖市人,居民。1996年12月8日诊,阴囊坠胀伴体乏纳差,低热感半年,本市地区医院以“精索静脉曲张”行手术治疗,但症状不减。证属下焦湿热(前列腺炎),四妙加蒲公英、鱼腥草、乌药,7剂,症大减,守原方出入连服2月,诸症悉除。 3.7 半夏汤心汤与自拟温胃丸对照治胃炎 黄师明言(《沙龙》(一)P52)“半夏汤心汤方甚简,价甚廉,效甚显。”“一卤菜店主,……间断服用至今已经六七年了。胃病未作,气色好转。”我所经治的20多例慢性难治性胃炎(全部系HP(+),50%伴糜烂、肠化,30%伴非典型增生),均以黄师提供的处方制成丸剂治愈,有的病人间断服用已达五六年,其中大半病人都是经人介绍点名索求此药丸。 但我发现20%病人服用此丸无效,于是拟就一方(附子、高良姜、干姜、香附、炒党参、炒白术、枳实)对照治疗,效果甚佳,可能此类型就是所谓的“脾胃虚寒证”(非寒热错杂),本市一老干部已将此丸作为必需品长期服用已达七八年。 3.8 自拟清咽散治慢性咽炎 慢性咽炎(中医称梅核气)临床多见,西药抗菌消炎对急性发作可解燃眉之急,慢性期则毫无效果。自拟清咽散应用于临床达20年,愿献出供同道参考。处方:蒲公黄、连翘、银花、桔梗、玉蝴蝶、菊花、薄荷、生甘草,比例为4:4:3:3:3:3:2.5:2.5,打成散剂,取适量,沸水冲泡,当茶饮。兼有便干结,常发面部痤疮,或时有燥热感者,可起到“一石多鸟”的效果。 3.9 大剂四逆参地汤治心梗、脑梗后遗症 男患陈××,56岁,浙江永嘉人,老中医。1992年信函求诊,3年前患心梗,经救治脱离危险,但体质大衰,1年前又患脑梗。半身不遂,畏寒彻骨,虚汗淋漓,饮食显减,不欲饮水,阴囊冰冷紧缩,脉微欲绝(自己描述),卧床不起,行走几步则汗出如雨,气短濒死。予大剂四逆汤加红参、熟地、黄精(附子用50克,受母校柯雪帆老师《疑难病症思辨录》和吴佩衡有关文章启发,当时我不懂经方),一剂知,3剂症减八成,出入调治半年,恢复工作。后以丸剂巩固。 3.10 炙甘草加龙牡汤治心肌炎后遗症 男患沈××,42岁,浙江普陀长涂拆船厂干部。1986年4月,我作为上级选派医生下部队巡回医疗,上小岛遇该患者。3年前因感冒后罹患病毒性心肌炎,经宁波、杭州多家医院诊治,遗留频发早搏,每分钟20余次,心悸气短,走几步必停下休息,否则晕倒,已发生晕厥多次,体质衰微,骨瘦如柴,面无华色,动则汗出,语音低沉,脉细弱。拟炙甘草加龙牡汤原方7剂,嘱如有效按原方续服20剂。半年后患者专程来医院告知,早搏消失。 3.11 附子理中合苓桂术甘汤治心脏传导阻滞 女患杜××,37岁,江苏淮安市人,教师。2008年8月19日来诊(其叔叔曾与我共事,特地从淮安带她来芜),2月前因劳累突发心悸不适,阵发晕厥,心律40-50次/分,心电图示Ⅱ度房室传导阻滞,经治疗,症状依然,饮食不香,苔微腻,质暗淡红,脉细弱,证属中阳不足,心气衰减(心肌炎综合征),拟附子理中合苓桂术甘汤出入:制附子30,桂枝10,生白术20,茯苓20,红参10,干姜10,丹参15,全瓜蒌10,广木香10,枳壳10,赤芍20,大枣10枚,砂仁10,7剂;654-2片,10-20mg/次,3次/日(此药乃人工合成的莨菪类药,可提高心律)。1周后来信息,心律已达60次/日,症状显减。附子增至40,连服一月,后改隔日一次,连服两月,9个月后来信息,症状完全消除,心律70次/分,Ⅱ度房室传导阻滞消失。 3.12 赤芍茵陈蒿汤治急性黄疸型肝炎 男患何××,22岁,芜湖市人,工人。2001年5月15日诊。恶心、呕吐、尿黄5天,皖南医学院弋矶山医院查HBsAg(+),TBil98umol/L,DBil62umol/L,ALT4260u,AST1800u,诊为急性黄疸型肝炎拟收住院,要求预交1万元,患者拒绝。经人介绍,求诊于宅,急黄证甚明,拟大剂赤芍茵陈蒿汤(赤芍200克),7剂,2剂则便泻日行10余次,顿觉舒畅无比,黄疸渐退,7剂后症减大半,饮食如常,原方化裁服一月,肝功能正常,半年后,HBsAg转阴。 3.13 自拟清瘀助孕安胎方治习惯性流产 女患唐××,37岁,安徽和县人,家务。2004年6月20日诊。第3次流产后,腹部隐痛,恶露不尽,体虚乏力,脉细舌淡暗,证属宫腔瘀血,拟清瘀助孕安胎法,丹参、当归、熟地、升麻、香附、炒白芍、仙茅、仙灵脾、生黄芪、茯苓、乌药、大枣、丹参、炙甘草(中药颗粒剂),10剂后恶露净,体质渐复,续服2月受孕,妊娠期间常见**微量出血,仍以颗粒剂原方出入,间断服用至分娩,9个月后生一男婴。分娩时接生医生发现其胎盘烂如腐肉,色暗,不完整。 3.14 茵陈术附合麻附辛汤治重度黄疸 女患查××,45岁,安徽南陵人,农民。2009年3月12日诊,全身发黄、尿黄、腹胀半年,皖南医学院弋矶山医院诊断为丙肝、肝硬化,治疗无效,来我院求诊。面色黎黑,少汗,粘稠难出,不欲饮,TBil129umol/L,DBil76umol/L,ALT86,AST68,ALP145,GGT137,TP69g,A/G0.98。证属黑疸,辛通健运法主之,茵陈术附合麻附辛汤加赤芍60,三七10,地鳖虫10,30剂,每日一剂。一月后复查,ALT、AST均正常,TBil73umol/L,DBil36 umol/L,原方出入续服30剂,5月12日(二月后)复查,肝功能全部正常。仍守原法巩固治疗。 3.15 定志二仙汤加味治自主神经功能紊乱 男患张××,45岁,安徽阜阳人,干部。2004年10月6日诊,自省城调芜工作,住宾馆,环境不适应,日夜皆难入眠,靠镇静剂勉强维持,晨起即头昏乏力,食欲全无,中午欲睡不能,下午便无法工作,已历半年,证由环境改变致心神不宁,内稳机制失常,定志丸合二仙汤加熟地、夜交藤、大枣、炙甘草,水泛丸,每次10克,日三服,3月后诸症除,正常工作。


今春有幸前往仰慕已久的经方圣地-南阳,参加2011经方医学论坛,那天早晨从宾馆乘坐大巴前往会场,不经意间听见车上有人在谈论经方,语出不凡,令我吃惊。回头见一位长者正侃侃而谈,其对经方大义的认识准确深刻令我敬佩,其临床思维的独特令我叹服。因时间仓促,不便上前问候请教,又不知这位老师是何方高人,心中深感遗憾。但他那简短却精辟深刻的论述着实让我感受到他的境界和魅力,崇敬之情油然而生!这恰似九五年我在南京第一次听恩师黄煌教授讲课时的感受,再一次体会到什么是振聋发聩!

当晚,我与同行的几位设法找到老师的住处,此时房间内已挤满求学问诊的同仁,好不容易挤进去。见面才知道这位蔡老师带着两位弟弟及一侄子同来参会。出乎意料的是,老师正想寻找我,相识之后,老师对我的桂枝汤一文鼓励有加。并不无感叹地说了一句:真没想到现在还有人会用桂枝汤。老师对我的喜爱已是溢于言表,我内心暗自庆幸,感恩仲圣显灵,更感谢恩师黄煌教授及宛西制药提供的宝贵机会。

交谈中得知老师对经方六病的认识非常深刻,特别强调掌握六病的重要性,方证了如指掌,对方后的加减剂量记的分毫不差,我在叹服的同时更觉惭愧惶恐。我平时亦很重视六病方证,曾写下:不明六病难解伤寒,熟谙方证自有活法;六病之外无奇疾,方证之中有活法。但同老师相比,我的认识肤浅太多。

言谈之中,蔡老师流露出对恩师黄煌教授的崇敬,不仅对黄老师的学术成就高度赞赏,特别是对黄老师那全身心的无私的倡导经方普及经方发出由衷的赞许,认为黄老师非常了不起,说中医的振兴经方的振兴非黄老师莫许!

老师是第一次出来参加中医学术会议,平时与外界联系极少。这次参会见有这么多经方爱好者,便一改往日的消极情绪,重新振作起来。我切身体会到老师对中医对经方的无限挚爱与深切忧患之情。

当晚的一则医案更是令大家叹为观止!参会的广东省中医院李博士,向老师诉说其父亲顽固性失眠等证,老师以见不到病人为由婉拒,但拗不过李博士的再三肯求,当李博士接通其父的电话,老师与其父交谈后,从其所诉的症状及声音,便认为病情很重,当时为其开了两剂小柴胡汤。第二天,李博士告诉大家,其父当晚服药一剂即可安睡。此前其父连续服用大名鼎鼎的李可老先生以重用附子为主的方剂达数月,病情反日渐加重。

在返程的列车上,我完全沉侵在对老师的思考,反复思考回味老师对六病方证的认识、对一些常见病及疑难危重病的认识与治疗思路,我无法想象,老师何以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成长为一名大师级的经方家?虽没有著书立说,却有真知灼见;虽没有标新立异的理论,却有卓越的临床疗效。这让我很自然的联想到孙思邈的一句话:江南诸师秘仲景要方而不传。经方真的有口授相传的一宗吗?为何唐以后绝少有人提及?又何以在这个时间段显现出来?难道这一切都是偶然中的必然吗?果真如此,则对经方的传承发展将会有怎样的意义?

原来在南阳会议的半月前,我接到一陌生的电话。这位先生自称是在网上见到我的文章而感兴趣,交谈之中得知他擅长经方,但又从未参加过经方及其它中医学术会议,对经方界的情况了解甚少。当时他对我说他的哥哥是经方天才,如何如何,我因不了解真实情况而未置可否,只是向他介绍恩师黄煌教授与经方沙龙的一些情况,及即将召开的南阳经方会议,他表示愿意参加。不想他们叔侄四人竟如约参会,这才引出了经方史上的一段佳话。

回到家,蔡老师先后两次打来电话,与我交谈经方,并对我表达出无限的期许。我原本打算在女儿上大学后,到外面拜访名师,何曾想到大师就在眼前,不期而遇,当即带领众经方同仁上门拜师,此后我偶于周末到老师处侍诊学习,耳闻目睹老师那深厚的经方理论与精湛的临床技能,前几年我曾写下“独持经方,专研方证”为座右铭,以此激励自己,何曾想到老师多年来正完全秉持这种精神,老师用药谱较窄,全是经方上的药品,特别是遣方用药完全遵循经方的精神,常常痛斥时方医那许多颓废的理念与平庸的疗效。

老师与我谈及他中年曾遍游大江南北寻访名师,期间虽遇到一些经方医,但境界水平却不能让自己折服。更多的是些时方医,简直难以沟通交流,常常为找不到知音而苦闷。他曾听说在皖南泾县、青阳一带民间有经方高人,但一直未能访到,引以为憾。

老师对六病的认识非常深刻,尤其对少阴三急下有更独特深刻的认识。认为很多老年病人,出现气喘胸闷等症,常被认为是冠心病、心功能不全等,其实很多是肠道积滞,用承气类方往往一两剂即愈。老师多年来,抢救此类危重症成功者难记其数。老师年轻时,一次从外地回家,见祖母病危,已被家人放在门板上,准备后事。老师询问病由并诊脉,只一剂小承气而愈。一患者瘫痪多日,四肢无力,脉微无力,语音低微,多日不大便。认为其肠道有宿食,胃气被抑。以小承气汤重加生姜,患者服一剂即可活动。另一患者,顽咳难愈,咳则眼突,声如撞钟,不欲食,用小承气汤立愈,随之欲食。多年来,我用木防己汤治疗心功能不全很有心得,但对去石膏加茯苓加芒硝汤缺乏认识。老师的论述让我即刻领悟。非常有意思的是,前些天我去合肥开会,会后与在铁四局医院任内科主任的二弟兴禹谈论此事,不料二弟听后竟拍案而起。说多年来,屡屡有顽固性心衰久治乏效转到这里,他在用西医常规治疗的同时,非常注重通大便,病情往往迅速改善,这已成了他治疗心衰的秘法绝招。他在西医院,按规定西医不得开中药,所能用的无非果导、麻子仁丸、硫酸镁等,但却收到异曲同工之效。这又佐证了,我近年广泛运用厚朴七物汤治疗顽固性心衰、心肌病等获效的原因。

老师曾治一重症喉炎,被医院误诊为食道癌,症见:骨瘦如柴,发音进食极为困难,被抬到诊所。根据其以往的生活习性及当下的脉证,认定是少阴病,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就在诊所内煎汤喂服,药下咽不久即觉咽胸舒适,开始说话,并欲进食,随之食面条半碗。家人连连跺脚,大骂此前的庸医无能,险些误了老人性命,更后悔没早点来请蔡老先生治疗。老师还说,一些异常怕冷的人,貌似虚寒证,往往并非是寒,反有大热证,这一点,我在临床亦有体会。王孟英医案伏热篇张养之案,正是一则最典型的医案。

老师不仅在临床上有卓越的疗效,在经方理论上亦有很深的建树。他将自己的心得体会编成流畅的歌诀,便于学习记忆。虽然是位民间中医,虽然身处市井之中,却有范文正公的情怀。立夏之夜,老师领着我漫步雨山湖畔,详述自己几十年来充满艰辛的经方之路。老师早年跟随自己的姑父-蚌埠民间经方家学习经方,特别是其大师兄境界很高,终日手不离《伤寒论》,对《伤寒论》的很多条文悟的非常深透。曾治愈多例西医确诊的白血病人,后却遭到西医专家的诽谤侮辱,由此而厌倦尘世遁入空门,郁郁而亡,此事重创了老师的心灵。

老师是师承出身,没有医学院校的学历,又因性格刚正不阿,多次错过获取证书的机会。故而在行医过程中屡屡被查抄罚款,弄的生活无以为继。多少次险些弃医务农,却因无法割舍对经方的挚爱而忍辱负重,默默坚持探索经方、实践经方、传承经方。先后将自己的几位弟弟及子侄培养成为优秀的经方医。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