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倪海厦学术传承人-李宗恩线上直播

info

view_module倪海厦学术传承人-李宗恩线上直播

网站http://hantang.health/wp/

Telephone: (650) 917-2355 Email: info@youngQi.com

地址:诊所新地址是3160 De La Cruz Boulevard, Suite 250,Santa Clara, CA 95054,隔着Highway 101就是圣荷西机场(SJC),对于经常从南加州、内华达州、俄勒冈州、华盛顿州飞来看诊的病人非常方便,可以当天来回。从亚洲地区飞来看诊的病人,还是得飞旧金山机场(SFO),距离诊所约30英里,并不太远,安排起来十分方便。

我本来是个科技人,也是一个科技管理与投资人,受过现代化逻辑分析训练,从量子物理的严密数学推衍,无线通讯软硬件的系统设计,到复杂的公司并购与投资财务模型,无一不是严格的「科学分析」与「实事求是」。 换句话说,我本来跟中医一点关系都没有, 也跟很多不了解中医的人一样,觉得中医很不科学,甚至觉得中医已经该被淘汰了。<br>我为什么会走到中医的领域呢? 十年前左右,正当我顶着斯坦福电机博士及柏克莱MBA的光环在硅谷汲汲营营时,我父亲得到了肝癌。 一开始医生说仍不严重,只有1.2厘米,栓塞手术即可去掉肿瘤。 第一次栓塞后,果然肿瘤迅速缩小,可是不到三个月,新的肝肿瘤冒出来,竟然有5~6公分。 又再次栓塞,第二颗肿瘤也缩小,然而,又不到三个月,再度有新的肝肿瘤冒出来,这一次成为11公分,连医生都不相信肿瘤可以长得这么快,只能说那叫做「多发性肝癌」。 我一方面不能理解这样的病情发展及医疗方式,另一方面想帮助父亲,我开始作研究,查询各种资料,请教各类医学专家。 很快的,我了解到现代西医学对慢性病的处理是很有限的,就连美国疾病管理中心(Centers of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s, CDC),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NIH),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 以及很多其它世界顶尖医学研究组织都表示,现代西医学没有办法有效治疗癌症、心血管疾病、关节炎、失眠、忧郁症、体重过重等等慢性疾病,标准医疗程序有很多的争议及副作用。 这让我很惊讶,深入了解后才明了,现代西医学在分子生物学层面上,或许很科学,但是在临床治疗,并非我以前认为那般逻辑化,而且临床治疗往往非常局部化,缺乏整体理论与模型,而是以尝试错误 (trial and error)及松散的统计数据为主。 以一个科技人的背景而言,这样的一门学问,似乎达不到「科学」的条件。 同时,我发现,和我有相同想法与疑问的人其实很多,甚至有好几位斯坦福大学的西医专家教授,当面指出西医临床上的缺失,并大声质疑西医学上的很多问题。<br>就在我对现代西医学感到无助时,有朋友及西医专家要我去多了解中医,这些人都有见证过或亲身经历过中医治疗的效果 。 我一开始时,无法接受这样的建议,就连现代西医学都达不到严谨的科学标准,古老的中医又如何能提供一条大道呢? 然而,人的缘分是很难解释的,在这个时间点上,我遇到了中医经方派大师倪海厦中医师。 倪先生病人案例让我很惊讶,我保持科技人怀疑的精神,去了解去查验。 我慢慢的对中医有了很不一样的认识,开始爱上中医,而倪先生也成为我中医的启蒙老师,带领我进入了中医的世界,我从一个不懂中医的人,转变成一个中医的支持者与实践者,经过很多很多的临床验证,我实在不得不赞叹古老中医的伟大。<br>中医其实是一门很严谨的科学,非常俱有逻辑性,临床效果往往超过一般人的想象。 然而,很多人对中医有很多的误解,更有很多人利用中医的名号做不肖的生意,让中医背负了很多的罪名。 所以,我想写个部落格,来说明我所认识的中医,这当然无法阐述整个中医学问,更无法代表整个中医界对中医的看法。 然而,希望藉由我严谨的科学与科技背景,以及我在临床上做到很多人认为中医无法做到的病例,来唤醒一般人对中医的误解与怀疑。<br>以现代科学方法来阐述中医,至少有两条路。 第一条路是用现代的医学、生命科学、分子生物学等等来说明中医古书中的理论及治疗方法。 很多人试着使用这个方法来解释中医,我也曾花费不少心思与力气在这条路上。 然而,我认为这样的方法虽然有其一定的价值,它可能不是最好的方法。 这种使用一门学问去解释另一门浑然不同学问的方法,就好像硬要用化学的化学反应去解释物理学的万有引力,看起来都是在解释自然现象,两者的出发点和基本定律(axioms)完全不同,即使在最终的理论上或许可以联结,但在实际生活应用上不是很有效率的 。<br>另一条以现代科学方法来阐述中医的路,是利用基本科学的精神,以及逻辑推理的方法,把中医当作完全独立的学问,先不要想证明中医的基本定律,而是想办法从那些基本定律推衍,看看是否能在人体现象与治病上得到相符合的结果,如果在多次应用上得到很好的相符性,那么这些中医基本定律就有很高的科学价值。 也就是说,我们先不要急着用现代医学来解释中医古书中的理论,我们把中医古书中的基本定律条列整理出来,利用逻辑推理,应用在临床治疗上,看看人体的反应及治疗效果是不是和我们推理预测的相符合,如果符合性很高,那这些经典中的基本定律就值得我们尊敬与接受,即使我们不能解释这些基本定律,那只代表「现代医学」这项「工具」还不够先进,毕竟「 现代物理学」不能解释的自然现象也仍然太多太多。<br>至于部落格为何取名为「当张仲景遇上斯坦福」,这得提到一本书「当孔子遇上哈佛 」。 前辈元大创投董事长李克明先生是哈佛大学严格训练出来的法学博士及企业管理硕士(MBA),是位专精跨国商务及企业购并的国际律师,更是国际金融企业的顶级专业经理人,经历过无数次的商场斗智。 八年前,李董事长因缘际会重新拾起论语孟子等等中国经典,他惊然发现,他几十年来累积无数的商场心得与智慧,竟然早在几千年前就被古人讨论过,而这些经典书籍里的智慧更远远超过他的想像,于是李董事长以他哈佛企管与法律所贯输的逻辑思维 ,全心投入中国经典研究,也因此写了「当孔子遇上哈佛」。 当我向李董事长请益时,了解到我个人从西方教育转向中国古老智慧的历程与李董事长颇为相似,一个讲治人心,一个讲治人体,而我写这部落格时,也受到李董事长的大力鼓励。 因此,我也就沿着李董事长的书名,把「孔子」换成中医医圣「张仲景」,把「哈佛」换成我的母校「史丹佛」,成了「当张仲景遇上史丹佛」。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