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贵阳中医学院-朱国琪 扶阳中医

info

view_module贵阳中医学院-朱国琪 扶阳中医

医院等级:三级甲等 医院性质:公立医院 医院类型:综合医院 医保:

地址 : 贵州省贵阳市宝山北路71号

电话 : 0851-5609789(咨询) 8612540(门诊部)

朱国琪 中医

广西南宁红房子中医馆主诊医师,广西、贵州扶阳医学大讲堂创始人,从学者已逾三千人,培养传承弟子200多人。跟师民间扶阳医学大师张宇轩、王献民老师门下,中华中医药学会扶阳医学传承基地扶阳医学第六代传承人。

医生简介 · 2008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贵阳中医学院,现为贵州省中医院主治医师,广西郑卢医学大讲堂创始人之一,贵州扶阳医学大讲堂创始人,中国民族医药学会传染病分会理事,贵阳市医学会消化分会委员,高校骨干教师,本科生导师,多次获得医院“先进工作者”称号。现主持2项省级课题,1项院内课题,参加多项国家级课题的研究。在国内多个省级期刊上发表十余篇文章,曾获得“贵州省首届硕博论坛优秀论文奖”,“贵阳中医学院研究生论坛优秀论文奖”。 2005年开始接触火神派,近10年来精心研究卢崇汉、范中林、唐步祺、吴佩衡、祝味菊、刘力红、李可、曾辅民、戴丽三、补晓岚等医案、著作。学习扶阳医学之后跟师民间扶阳医学大师彭重善、张雨轩、王献民老师门下,并参加培训班学习,成为扶阳传人经典课程班第一期、扶阳医学传承人班第二期结业,尽得扶阳医学真传,对脉法、桂枝法、附子法、附桂法及十几大综合法融汇贯通,寒温一统,药各归经,无拘无执,颇有得心应手之感。 该医生第一执业机构: 贵阳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2018年5月6日下午15时,贵州扶阳中医大讲堂,顺利在贵阳中医一附院消化内科医生办公室开始。前来参加我们课程的有本科、研究生,规培医生,个体行医者,中医票友。还有坐车几个小时来听课的。

讲了两个半小时。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给学员们讲述:

    第一、是我与郑卢扶阳医学的渊源。

    第二、郑卢以及火神派的杰出代表医家。

    第三、郑卢扶阳医学的特点。

    第四、系统介绍了桂枝法。

    课程开始前,给大家讲了中医传承的途径:从我自己学十年中医的过程来看,不论是我自己,还是临床带教所看到的本科生、研究生、规培生、博士生,很多人都已经不会应用中医的思维来看病。

    那么,传统院校的这种传承,是否出现了问题呢?从学院教出来的学生,为什么不会看病,开不出好的处方来。其实学中医的学生是很勤奋的,很多人也很聪明,但是用尽了全力也学不好。就像我当年一样,非常努力,中医学院的图书馆,关于中医的那部分基本上都看完了,整个贵阳城的书店,关于医学类的书籍也基本上看完了,但是仍然看病很懵懂。

    这就需要我们来思考,目前学院的教材能不能教出好的学生来?

    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一般有以下几个方式:

    一、文字传承:文字的传承,从仓颉造字开始,人类的文明,就用文字的形式传递下来了。传说,仓颉造字时,神灵震怒,山鬼夜哭,人类从此再也不是蒙昧无知的状态。就拿我们中医的传承来说,《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等,如果不是用文字的形式传承下来,单就法脉的传承,在战乱时期有可能就已经失传了。后代这些出名的医家,比如金元四大家、经方派、时方派、火神派等等,无一不是文字传承下来的。我们这些学院派的中医,也多数是从文字中来学习前贤医者的思想,从中获得智慧。

    但是这种传承方式有其局限性,前贤不能完全的把他的思想体现在文字中,后代人亦难从其文字中完全获得其思想,所以,十分有三四分能传承来就很不错了。就拿《伤寒论》来说,光是注家就有二三百人,各抒己见,莫衷一是,有从脏腑谈论,有从六经来谈论,有从五运六气来谈论,有从《周易》来谈论,有从气机升降来谈论,有从圆运动来谈论。

    二、师徒传承:唐宋八大家的韩愈曾作《师说》说到:"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孔子尚学于郯子,苌弘,师襄,老聃。所谓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就是说,像孔子这样的大成圣者尚且要拜师学艺,更何况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跟师后,师父稍稍点拨,加上原本就积累的底蕴,我的进步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就拿皮肤病的治疗来说,以前只知道桂枝汤,消风散,还有跟随我院名老中医孙老自创的枇杷清痤汤。但是跟师后知道了病入血分,知道桂枝法可以彻上彻下、彻内彻外,知道哪些药可以直入血分,知道哪些药可以枢转外邪,对皮肤病的治疗就基本无碍了。         

    比如痛风:以前只知道寻找专药治疗,现在懂得了风寒湿杂合而至是为痹症,用乌头汤治疗,效果非凡。这就是跟师学习的好处。

    三、灌顶秘传:张师曾说:"人家干木匠活的都有灌顶传承,更何况是我们这些道派、医学流派,怎么可能没有秘法传承呢?"所以,在南沙、九华山、罗浮山都接受了秘法灌顶。

    在南沙基地,我见到了卢永定老老师;在九华山,见到了眉心的小人;在罗浮山,见到了观音菩萨。开方时可以"如有神助",可以"三界侍卫,五帝司迎"。其中的妙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坚持打坐站桩,成为了每天必修的功课。

    接下来给大家讲了我十年来寻找火神派正宗传承的过程。我开始接触火神派缘于2005年,有一个心理学的老师,提到了《思考中医》这一本书,然后我就在当当网上面买下来看,一看就上瘾了,爱不释手,书里面就提到了卢崇汉老师,田八味等等。

    后来在贵阳市的万卷书城看到了南怀瑾全集,老爷子也提到了这样的一段话:他说附子这一味药,很多医生都认为他是有大毒的,但是在四川就有这样的一位医家,人称火神爷。火神爷就大量的应用这一味药,而且峨眉山的师傅,经常在祖师爷的忌日这一天煮附片来吃,但是也没有出过问题。大概是因为他们从前一天就开始煮,到第二天祭祀活动时候才开始吃,煮的时间长了,毒性也就没有了。

    这就是说,附片这一味药,只要煎煮的时间足够就没有毒性了。慢慢的,我又阅读了大量经典火神派医家的著作,比如唐步祺,范中林,吴佩衡,戴丽三,特别是看到李可老中医的著作,更是爱不释手。有心潮澎湃,也有疑惑不解。

    我自己也试过吃附片,从15克吃到90克,也出现过中毒反应,口唇发麻,四肢肌肉发麻。有时吃了附子理中汤后憨憨大睡,有时吃了四逆汤后彻夜不眠。

    但是卢崇汉老师就说过:“卢门用附片从来没有所谓的排病反应”。这个问题到底出现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有的人越吃越冷,甚至面色黝黑,头汗如油,便秘,痔疮,长痘痘?

    跟师以后才知道,原来是患者还有外邪,还有肝胆不畅,还有脾胃虚寒,附片是入下焦的药,这么多的问题,哪里入得下去?

    最后跟大家分享了一个病案,出自《卢氏临证实验录》,将卢门的用药次第,基本结构给大家梳理了一遍。

    如此,大家都觉得不虚此行,希望以后多举办这样的免费讲座。


    由于业务繁忙,一直没有时间整理诸多病案,医话,心里有太多的感悟想要付诸笔端,请大家持续关注。还会有更精彩的东西。


已逐渐进入深秋的贵阳,突然迎来两天阳光灿烂的日子。这几天蓝天、白云、空气清新。我们迎来了韦祖醒老师及其23名弟子。韦祖醒老师是广西崇汉堂中医馆馆主,广西老科协扶阳中医研究会会长。 此次应贵州扶阳中医大讲堂的邀请来黔讲学,目的是促进贵州和广西扶阳中医的发展。为更多喜欢扶阳医学的中医学子带来其应用扶阳脉理法方药的心得体会。 11月3日下午,韦老师一行抵达贵阳,贵州扶阳中医大讲堂的弟子们前去迎接,在贵州特色的亮欢寨举行联欢。贵州的酸汤鱼、侗家三宝、特色的油炸辣椒等等,让广西同仁赞叹不已。贵州的美食确实名不虚传。 联欢会上,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广西郑卢医学大讲堂的弟子们和贵州扶阳中医大讲堂的优秀学员,纷纷交流学习心得。 酒酣耳热后,韦老师要求朱国琪老师分享干货:朱老师分享了他从2005年接触扶阳中医开始,一直到自学扶阳中医,如痴如醉,从南怀瑾、李阳波、刘力红,佛道儒到五运六气、道法三千,都是自学为主,对卢崇汉教授仰慕已久却投师无门。 终于在2016年下半年遇到彭重善老师所写的书,知道了火神门张师,同时在2017年到广州南沙参加扶阳传人经典课程班,扶阳医学传承人班以及参加禅修,道功修炼的整个学医经历。 11月4日上午。全国各地热爱扶阳的中医人纷纷赶过来。除了广西、贵州贵阳之外,还有从上海专门坐飞机赶过来的周师兄,从昆明赶过来的杨师兄,从湖南赶过来的,从贵州遵义、毕节等地方赶过来的人们汇聚一堂。 为了答谢莘莘学子们的孺慕之情,韦老师和朱老师合作编印了一本小册,名为《朱韦悟医录》,书中有公众号的文章,有行医感悟,有医案,有医话 ,内容丰富多彩,全部都是干货。凡是来开会的人手一册,大家都爱不释手。 九点钟开始,朱国琪老师给大家分享了《郑卢医学源流》、《精准医学与郑卢医学》、《伤寒论》桂枝汤与郑卢医学桂枝法的区别3个篇章。 介绍了郑卢医学从郑钦安、卢铸之、卢永定、卢崇汉、彭重善、王师、张师的发展源流。 介绍了西医精准医学模式已经从局部走向整体,整合大数据,以整体的医学模式为患者提供个性化治疗,量身定制。我们的郑卢医学区别于传统中医辨证论治地方的就是,它做到了凭脉辨证、凭脉用药、无问其病、以平为期,真真正正的做到了中医的精准。 最后,从《伤寒论》的桂枝汤入手,以药物剂量的加减,介绍了桂枝汤类方的变化,真正启发了仲景心源。 王琮瑞老师从少而慕道谈到自学道家五术、祝由等,谈到其读书时用“麻杏石甘汤”一剂知二剂愈的神奇经方历程。自学经方,投师无门到最终归于郑卢医学门下。 广西郑卢医学大讲堂弟子黄法声,从西医院的肿瘤科副主任医生离职,投身到郑卢医学门下。自从系统的学习了郑卢医学,节约了医学资源,提高了临床治愈率,提升了患者幸福感,其私人门诊的营业额较前增长了将近一倍。 他分享了整个学习郑卢医学的过程,也感谢韦老师和朱老师的倾囊相授。 11月4日下午是韦祖醒老师的专场。韦老师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声音洪亮,讲到热情洋溢处,忍不住脱下外套,手舞足蹈。 韦老师从自己的学习经历开始说起,他早年做官,后弃官从商,其父亲得肾炎被庸医误治殁后,决心弃商从医。韦老师早年租了2万多亩林场驯养梅花鹿,其自己制作的“鹿两得酒”和“韦小宝印”药酒,口感醇厚,性能强大,朱老师去年在广西时喝了不少。 一直到2016年10月份,开出第一张处方开始,到现在日诊30余人,月营业额三十万左右,不得不说郑卢医学的强大。 接下来韦老师分享了脉法的感悟,他抛弃了传统中医28种脉象的繁杂,自己总结为“太过、不及和瘀堵”三类脉,最后只剩下八种。还有各种组合脉以及郑卢医学对应的理法。还在课堂上亲自给前排的学员演示如何号脉。 韦老师还分享了他的“管道医学理论”,从自来水系统来阐述医学:人的生病犹如自来水系统,有源头水库的问题,有管道系统的问题,有用户的问题。从这些方面来分析,中医就越学越简单。 最后韦老师分享了他的几个经典病案:其中一个病人,前前后后走了全国15家医院,花了30余万,仍然没有解决问题,病人痛苦的几乎要给他跪下,结果最后花了不到5000元,韦老师用相火不归位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来处理这个病人,从如何促进她的相火回归到肾的本源来治疗,前后七诊,基本治愈。 参会人员有200多人。但是会场非常安静,整个讲课内容丰富多彩,全程几乎无尿点。大家都不愿意发出声响,以免影响了课堂,都怕漏听了任何一句话。扶阳医学的魅力真大。 原本的讲课预计到5点半结束,学员们都觉得意犹未尽,最后又延长了30分钟的答疑时间。时间到了,众多学员都围绕着韦老师和朱老师,讨论中医,要求号脉处方。一直到天黑,大家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特别是毕节医学专科学校的女同学们,从大老远赶来,最后一直到半夜才赶回老家去,其学习的劲头让人感叹。 韦老师一直到11月5日上午,又到朱老师所在的科室进行考察,两人亲切交谈。 最后合影留念,韦老师才启程返回广西。 贵州广西扶阳中医大讲堂第一届学术交流会至此圆满。 要特别感谢贵州扶阳中医大讲堂的优秀学员们,比如杨静、林杰承、丁玉梅、上官发辉、朱珠,他们她们都是扶阳医学的后起之秀。祖国中医的未来,还要靠他们来支撑。 此次恢宏大气的交流会场,要感谢王琮瑞老师的奔走。王老师是郑卢医学的传人,为传播扶阳医学殚精竭虑,让人敬佩。 还有广西郑卢医学大讲堂一班和二班的弟子们,不辞辛劳、千里迢迢赶到贵州去学习的劲头,让人忍不住要竖起大拇指。 最后,众多学员提出还想要继续学习怎么办?针对这个问题,韦老师和朱老师商议之后决定: 1、众学员可以拉一些喜欢中医和扶阳的人入群,当我们的学习交流群满300人的时候,可以开始免费微信语音授课。 2、广西郑卢医学大讲堂、贵州扶阳中医大讲堂,还会不定期的举办免费现场授课。大家注意关注授课链接,会发到群里面。 3、可以参加郑卢医学弟子班的学习,更为系统深入的学习扶阳医学的理论、理法和专用药。 愿郑卢扶阳医学可以传遍全中国,让更多的中医学子受益,让更多的病患者免除病痛。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