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c 深圳倪海厦徒弟施合一

info

view_module深圳倪海厦徒弟施合一

深圳正安中医

采访视频:http://www.zanchina.com/detail.html?id=101427

那天,我们聊起倪师,施大夫是倪师的首批弟子,是倪师面谈考核,并且看过巴字免相才收入门下。施合一讲了他的临床,主要是继承倪师的药证、经方和古法针灸的体系,并在诊断、辨证的思路上做了更精细的发展与扩充。我们还聊到施合一之前工作,他之前是科技公司的技术主管,做的是半导体…… 那天之后,我们有了多次的交谈,一个更立体的施合一慢慢展现在我的眼前:

倪师评价施合一“这位施同学是我的得意门生之一,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他是属于天才型的人物,过去于台湾的建中毕业后,以联考状元的身分进入台大电机系,原先专业于计算机IC设计,但是有感于众生的疾苦,于是立志要帮众生解除来自病痛的威胁,于是转行进入中医的领域,现在虽然还在继续大陆就学,但是将来必是一方之明医无疑,希望他将来能替国家社会做出比IC设计来得更大的贡献,我可以预见将来他会是我们经方家中的佼佼者,在他取的医师资格后,我将公布他的名字给读者,相信他必不负我所望。”

施合一学医历程

我爸爸是中医爱好者,我小的时候,家里有很多中医书,从小耳濡目染,但是一直没有深入。我大学学的是理工科,毕业后做的是高薪的半导体行业。但是后来妈妈、爸爸相继病逝,成了我很大的遗憾,我想如果我早学医会更好,但是我没有做到。这就逼着我,把医书翻出来再认真地学。” “过了一两年,我遇到了倪海厦老师。那时候人纪班还没有开,倪师只打算招20-25个入室弟子,我先是要把照片放成A4纸那么大,和我的巴字fate盘,一起Fax到美国去。后来倪师回台湾的时候,我去见了他,当面接受考试。倪师有点像禅师,有时候会突然拍案而起,或者是问一些很犀利的问题,直接测试我的反应。最后我顺利成为了倪师的入室弟子。” “一开始我还没有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我已经把中医当做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事情了。我要学好中医,帮倪师推广中医观念,救更多的人。所以毅然决然地把工作辞掉了。” “我比较幸运,倪师每次回到台湾,学生里大概都只会叫我和他的助理过去。他的亲朋好友找他看病,都是医院里的重症病人,有中风、心臓病、肝胆病,癌症等等,我就在旁边跟着。后来我也有去美国跟诊,所以我知道,倪师网络上讲的那些案例跟用药都是真的。这让我一下子站在了一个巨人的肩膀上,可以看得很高很远。” “跟倪师学的时候,我是给自己比较高的标准。譬如学药,我立志凡是张仲景、孙思邈用过的药,我都要敢用,而且能适当地用。所以每个药我都要自己去吃看看,甚至是在我身体可以承受的情况下超量地用,这样才知道它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副作用。包括我现在教学生,也会设计让他们亲自喝汤药的环节。” “譬如说教材上写:木香和厚朴都能行气。那请问它们吃下去对身体有什么不同?学校没教的,只有自己吃过才知道。木香是加强吸气的动作,吃多了你常常想吸气,肚子涨涨的。厚朴是加强吐气的动作,当你吃过量了,你常常是把气吐出来,胸腔腹腔是空的。都是行气药但吃多了不一样。厚朴吃多了,行气过多会气虚。但是木香比较不会,因为木香是纳气的,会把你的气压下去。” “还有学针灸,可能有人看过针灸班的DVD,但是DVD里没有的是,课后我们把桌子并拢,大家在上面练习下针。倪师会先扎一针,然后我会找同一个穴位再扎一针,比较针感,看我针得对不对。一些比较难的穴位,像巨阙、风池,倪师都有亲自教我们。我们传承的主要是周左宇老师的古法针灸,强调针感、飞经走气,下针的位置、角度、深度都有倪老师手把手指导。” “后来倪师给了我一个任务,希望我在大陆这边拿一个执照,他觉得中医在大陆会渐渐地起来,包括经方这块会越来越受重视。于是我就到湖北中医药大学去读硕士班,然后我就用这个考执照。为了多一些见习的机会,我又去湖南中医药大学读了博士。” 拿到医师执照之后,施大夫开始看诊,从亲戚朋友同事的小病开始看,渐渐到后来看了很多重症的病人。没有宣传,靠的完全是疗效跟口碑。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12年…… 一直到倪师走了以后,我觉得到了一个阶段,应该把倪师的体系整理、延伸,加入我自己的理念和临床心得,希望传承给一些中医师或者是中医爱好者。所以大约六年前,我在台湾开始讲课。” “譬如说倪师在讲《伤寒论》的时候,就是把条文讲一遍,很多内在思路他没有讲出来,也是因为时间有限的原因,这个部分必须是跟诊或私下请教才能懂。 “我讲的任何一个概念,都要在临床中找到可操作的方法,所有虚玄化的东西我一概不用。而且我还要求规范定性,不能这种病用一种方式解释,其他病用另一种方式解释。重新整理过老师的思想之后,我在教学和临床中,从诊断到治疗,思路只有十五个字:阴阳、表里、虚实、寒热、气血、津液、湿燥痰。” “在中医理念方面,倪师的扶阳、温阳、行阳,甚至攻坚、寒热并用,这都是他在近代经方医学领域的贡献,刘力红老师都这么说。那么,我因为自身的情况,更着重潜阳的理念。我治好自己的虹膜睫状肌炎,不仅用了生附子、人参这些扶阳的药,还要用大剂量的山萸肉来敛阳。” 近几年,确实如倪师所预期,中医逐渐开始复兴,网络上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经方爱好者。 当初跟倪师报名时写的那一张纸,到现在我都还保留着。我答应过倪师的事情,现在都还在继续做,一点也没有改变过。我讲课时都是说我师承倪海厦,我这辈子都会这样讲。” 医道传承,薪火不灭,一定就是这样的吧,传承经方医学,是我答应过倪海厦老师的事


施合一

https://v.qq.com/x/page/r0601yuqhbv.html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