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海厦老师谈中医的十不治疗的人

倪海厦老师谈中医的十不治疗的人

奉劝所有中医师, 千万不要去治下面几种人, 此类病人你就算是治好也不会感谢你,他会认为你是蒙到的,治不好就都是你的错,从不会去检讨为什么自己会得到此病,别人为什么没有此病,只会怪医生不好 . 但是如果他们是去看西医时,态度就一百八十度转变了,完全听西医的话,就像一隻口袋中的宠物一样,主人喂食什么就吃什么,乖巧的要死,就算结果是死于西医之手,他们也不会去怪罪西医,家属们还会在抬病患尸体出院时, 列队向西医致谢意的。

  • 不信中医的人,一开始吃中药就要求第二天就好了,这种人就是不信中医。 对医师有疑虑的人。
  • 自以为是的人,又要吃西药又要吃中药的人。
  • 懂一点简单中药 , 对医师处方指指点点的人。
  • 拿到处方,不按时吃的人,吃中药态度是吃吃停停,不肯好好吃药 ,自己还有意见看法的人。
  • 很容易受人影响的人,听药师说此方太强,这个不行,要加那个药等,立刻就决定不拿药了 ,或回头来问医师处方问题,此类笨蛋不要治,属于牆头草型,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作什么,药师不是医师,他干扰医师治疗,你也信,实在有够笨拙。
  • 重复问同一问题的人。 不听医师建议的人,以为吃药就好了, 比如: 肝硬化是由喝酒引起,吃中药后,仍然不戒酒,如何会好呢? ,反复问,表示他不相信你了,不可治。
  • 有病乱投医的人不要治。 一有重病,只要人说什么好,就立刻去做,结果乱吃一大堆药 。
  • 平时吃一大推不必要的药或维他命的人,生病时来看医师,随身携带一药囊,并请求询问医师何药可吃 ,何药不可吃,这类人除了本身疾病外,又自己增添许多本来根本不存在的问题给医生,千万不要看。 每次因为被西医检查出又得到XX病时,于是就非常紧张的立刻传真到我诊所,使用紧急二字,来唤起我的注意,这种人我也不再收治,因为这些人还是相信西医,所以才会如此紧张。
  • 来看中医之前就先做切片或化疗放射疗等的病人,我也不收治,因为你们吃中药如果没好,你们就会怪中医,不会去怪真正把你送上黄泉路上的西医师,这样公平吗? 所以请不要来找我治病。

中医十不治中之人:吃西药又要吃中药的人(不停西药的人)

  08/25/2008,一个面色青黑的51岁的华人走进我的诊间,他是从我在加州执业学生处那儿得知我,而来就诊的,此人的面色,和非洲黑人的颜色差不多,可知他的肝脏已伤得多重了。他自1981年开始即患非A非B肝的C肝,给西医治疗到现在已演变成肝硬化、肝癌,二年前被诊断出又患有糖尿病,每天注射胰岛素共75个单位,早上50个units, 晚上25个units, 6个月前,小腿以下开始水肿至今,观其腹部肌肤,已出现因肝硬化造成之蜘蛛样血丝;且其髮质是乾的。这真是重病,中医自古即言:「男怕脚肿,女怕头踵」,此人已是性命交关了。问诊略述,其小便深黄近红,量很少,夜间尿多,色清。大便每日有,有时是黑油;手足冰冷,会麻;很多年不流汗了;常常抽筋;午后会身热,夜间也有身热;手凉额热;尺脉大于寸脉。此人症状已有阴阳将决离,阳不入阴的情形了,而午夜十二点及中午十二点是阴阳交界之处,人体的阴阳律和大自然是一样的,所以当人体内有阴实产生时,(阳实不会致命),中医是可以马上侦测到的,和西医不同,西医可能要病势发展到一年后、两年后仪器才会检测出,查出来都很晚了,往往于事无补。在病之初动手都不会困难,如肝阴实之人夜间一点到三点无法入眠,中医只要想办法让他睡通霄即可。      此病人因为肝家有阴实之症,所以当阳气要入阴时,被阴实所阻无法进入,于是阳就会回逆,病人此时就感觉到热,类似西医所说的低烧,临床上看到只要有阴实之症的病人,都会有这种症状出现,如果能够将阴实打开,病人就有救,因为阴实是在右侧肝区,所以正好是在这阴阳大气的交接之处,于是人体的阳气无法进入阴脏,病人上半身就很燥热,阴中无阳热时,下半身就凉。肝阴实本已剋土,治肝要先实脾(土),结果其长期大剂量的注射胰岛素,不断叫胰(土)脏去睡觉,去睡觉,我不需要你了,又造成土剋水,造成水肿,水又剋火,火就是心,此人已多年不流汗,心伤已成,这已是最后一步!      我告诉他,停止再注射胰岛素,注射胰岛素只会造成水肿的恶化,干扰中医的治疗。第一诊时,帮他用四逆汤打开阴实之门,并帮他清肝,并强心强肾利水,又帮他下针双侧三皇穴、足三里、章门、期门、左肝关帮助排水止痛;第二诊时,其小腿水踵已退许多,但未全退,足也温许多,可以排一些汗了,睡仍不深,其仍在注射胰岛素,并未停止;第三诊时,水肿全退,体重也少了3磅,睡眠好许多了;第四诊时,仍在注射胰岛素,午后、夜间仍会身热,睡无法通霄,小腿又有些肿,此次加上麻黄附子细辛汤帮他发阳,欲协助他排积水;第五诊时,水肿仍有,中午以后开始身热,这期间每次均告知注射胰岛素之害,然其就是无法停止注射,到了第六诊时,其各项阴实指标仍在,仍每日注射50units的胰岛素,我在想尽办法帮他把破的水桶补起来,然他仍然在水桶上不停的拿刀戳洞,这类只相信西医,不相信中医,自以为是,又要吃西药又要吃中药的人,是属于中医十不治中之人,本是我所拒绝看诊的,我早在第一诊时就告诉他:你这种情形我根本就是不看的,真不知你是怎么混进来的!已经给他几次机会了,但其依然故我,这种人实在是无法再帮下去了,也帮不了了,他要为他的信仰而死,我也无话可说,再待下去只是徒然浪费金钱而已,还是请他早点回加州多多陪陪老婆孩子吧。九月下旬,我请他返回加州,因为我已帮不了他了。